故事

ㄧ關過一關
小魚的父母都在監服刑,她獨自生活長大。 我們陪伴了三年,終於將完成高中學業,談到未來, 她說想上大學,也說班導師會帶她去報名考試, 我們耐心地等待進一步消息。 一週過了,她意興闌珊地在電話中說:『沒有......
2020/07/17 詳細閱讀...
無聲的陪伴
小馬進惠爾,看見室內很多人就窩到角落,冷冷地說:我不要說話,要安靜看書。問他要喝什麼也一概拒絕。我走出吧檯,給他一杯冰水,靜靜地陪在旁邊,沒有說一句話。 過了一段時間,小馬開始分享看書心得及最近的生活......
2020/05/20 詳細閱讀...
滄桑
接小娟進入惠爾飛YOUNG!舘,她一進來,和另一位少年互視幾秒,愣了一會才轉移目光,我不經納悶。一會兒,小娟悄悄地說,那位少年是她的第一任男友。 這兩位未成年都已歷盡滄桑: 一位結婚生子、家暴、離婚......
2020/05/20 詳細閱讀...
震驚三下
麗麗失聯了兩個月,當我們連絡上她時,她人已在高雄。 問她『是住在朋友家嗎?』麗麗回答『不是,是住老公家。』我震驚了! 再問『你結婚了是嗎?』她回答『已經登記。』我第二次震驚,她還沒18歲啊! 『那妳現......
2020/03/10 詳細閱讀...
新年快樂
趕在過年前最後一個上班日,將手中最後一份年貨送到小古的家。開門的剎那,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到。 原本空盪的客廳擺上兩張火紅的皮沙發,房間原來鋪舊棉被睡的地板也換成床組。爸媽穿著睡衣,外面各罩一件睡袍,悠哉......
2020/03/10 詳細閱讀...
登入